食用昆蟲(chóng)不可能促進(jìn)新冠病毒(Coronavirus SARS-CoV-2)的傳播閱讀次數 [6727] 發(fā)布時(shí)間 :2020-11-02

節譯:姚宇泰, 華南農業(yè)大學(xué)食品學(xué)院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2019級食品科學(xué)與工程丁穎創(chuàng )新班

審核:胡文鋒, 華南農業(yè)大學(xué)食品學(xué)院;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廣州無(wú)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;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生物源生物技術(shù)(深圳)股份有限公司

文宣:曾凱斌, 生物源生物技術(shù)(深圳)股份有限公司


來(lái)自荷蘭瓦格寧根大學(xué)與研究(Wageningen University & Research)的研究人員,Dicke M. 就人們普遍擔心的,關(guān)于食用昆蟲(chóng)是否會(huì )促進(jìn)新冠病毒傳播這一問(wèn)題作了分析和綜述?,F簡(jiǎn)介如下:


1.介紹

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優(yōu)秀的創(chuàng )新可持續動(dòng)物蛋白質(zhì)來(lái)源,逐漸進(jìn)入了人們的視野。目前,作為食物和飼料生產(chǎn)最活躍的五種食用昆蟲(chóng)分別是黑水虻(Hermitia illucens)、家蠅(Musca domestica)、家蟋蟀(Acheta domesticus)、黃粉蟲(chóng)(Tenebrio molitor)和黑菌蟲(chóng)(Alphitobius diaperinus)。與傳統家畜生產(chǎn)相比,食用昆蟲(chóng)的生產(chǎn)具有環(huán)境、健康、資源和糧食安全方面的優(yōu)勢。雖然之前歐洲食品安全局已經(jīng)評估過(guò)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人類(lèi)和家畜致病病毒潛在來(lái)源的危害,但是今年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(fā)使得許多人對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動(dòng)物飼料是否會(huì )成為新冠病毒傳播源抱有疑惑和擔憂(yōu),相關(guān)的評估也在進(jìn)行中。因此,我們在這里提供關(guān)于食用昆蟲(chóng)可能是SARS-CoV-2(下文簡(jiǎn)稱(chēng)為新冠病毒)傳播源的具體信息。


2.關(guān)于昆蟲(chóng)作為人類(lèi)病原載體的分析

昆蟲(chóng)致病性病原只能感染昆蟲(chóng),這與它們的生理結構緊密相關(guān),對于傳播影響人類(lèi)健康的疾病沒(méi)有任何意義。感染人類(lèi)的病毒一般不影響昆蟲(chóng),反之亦然。只有一些特定的吸血蟲(chóng)所攜帶的蟲(chóng)媒病毒會(huì )主動(dòng)感染人類(lèi),而非吸血昆蟲(chóng)的病毒向人類(lèi)的轉移將完全是被動(dòng)的,對人類(lèi)的健康不構成影響。


3.食用昆蟲(chóng)微生物群中的病毒

昆蟲(chóng)和其他任何有機體一樣,在其體內含有大量的微生物,且這些微生物在昆蟲(chóng)的大規模飼養中起著(zhù)重要的作用。盡管這些微生物群落的組成會(huì )受到昆蟲(chóng)培養基質(zhì)的影響,黑水虻幼蟲(chóng)仍有一個(gè)核心細菌群落,其中5%和11%的菌群分別從卵期和幼蟲(chóng)期持續到成蟲(chóng)期,這表明微生物群在寄主發(fā)育中起著(zhù)重要作用。盡管昆蟲(chóng)體內低水平存在的病毒會(huì )繁殖并垂直傳播,但其無(wú)法被冠狀病毒科的病毒感染。


4. SARS-CoV-2的性質(zhì)

新冠病毒屬于RNA病毒,需要特異性識別宿主表面蛋白受體才能進(jìn)入宿主細胞進(jìn)行復制。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無(wú)脊椎動(dòng)物,生理結構與脊椎動(dòng)物有巨大差別,新冠病毒在昆蟲(chóng)體內成功復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所以至今在對來(lái)自多種昆蟲(chóng)物種的數千個(gè)樣本進(jìn)行的大規模無(wú)偏基因組調查中從未發(fā)現昆蟲(chóng)攜帶冠狀病毒。


5. SARS-CoV-2在食用昆蟲(chóng)上和昆蟲(chóng)體內存在的風(fēng)險

病毒通常需要中間宿主才能從其主要宿主傳播給人類(lèi)。吸血節肢動(dòng)物,如蚊子,就可以傳播人類(lèi)病毒。但事實(shí)上到今天為止,沒(méi)有證據表明任何昆蟲(chóng)物種傳播新冠病毒。因為新冠病毒作為RNA病毒,其感染是以與哺乳動(dòng)物血管緊張素轉換酶ACE2結合為前提條件,而盡管包括黑水虻在內的各種食用昆蟲(chóng)體內確實(shí)含有血管緊張素轉換酶,但其結構與人類(lèi)的大不相同,無(wú)法被新冠病毒識別并利用,新冠病毒便沒(méi)有活性,更無(wú)法在其體內復制。

冠狀病毒可以在不同表面存活一段時(shí)間,所以在室內生產(chǎn)的食用昆蟲(chóng)可能會(huì )通過(guò)接觸而被新冠病毒污染。然而,在飼養條件的高溫和高濕度條件下,病毒更易失活。綜上所述,沒(méi)有證據表明冠狀病毒普遍存在于昆蟲(chóng)中,特別是用于食物和飼料的昆蟲(chóng)中,昆蟲(chóng)細胞與新冠病毒結合的可能性很小。


6. 食用昆蟲(chóng)生產(chǎn)的工業(yè)實(shí)踐

生產(chǎn)和加工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食品或飼料的過(guò)程中含有傳播病毒的風(fēng)險,故可以從三個(gè)方面優(yōu)化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,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病毒污染的風(fēng)險:

(1)限制食用昆蟲(chóng)在生長(cháng)空間以?xún)然顒?dòng);

(2)減少飼養者與食用昆蟲(chóng)的直接接觸和嚴選食用昆蟲(chóng)的培養基質(zhì);

(3)把控產(chǎn)品的加工過(guò)程避免末端污染。

食用昆蟲(chóng)的體積較小,適合自動(dòng)化的生產(chǎn)加工,最大限度減少了蟲(chóng)與人之間的接觸,極大程度減少了飼養員因與食用昆蟲(chóng)接觸導致的被動(dòng)感染。故在生產(chǎn)加工過(guò)程中由于直接接觸導致的感染風(fēng)險可以忽略不計。另外,就算萬(wàn)一食用昆蟲(chóng)攜帶了新冠病毒,病毒也很有可能會(huì )在成品的加工過(guò)程中失活。目前常規干燥包括160°C熱風(fēng)干燥,以及180°C以上的微波干燥過(guò)程(譯者注)。


7. 結論

新冠病毒屬于動(dòng)物特異性病毒,因為脊椎動(dòng)物與食用昆蟲(chóng)在生理上的巨大差距,新冠病毒無(wú)法在昆蟲(chóng)體內復制。商業(yè)生產(chǎn)的可食用昆蟲(chóng)在封閉系統中僅有的兩種可能的污染模式:通過(guò)它們的飼料基質(zhì)或通過(guò)飼養者被污染。故飼喂基質(zhì)應符合衛生法規,即使飼喂基質(zhì)受到新冠病毒污染,病毒也不能在攝入新冠病毒的昆蟲(chóng)體內復制。盡管飼養者可能是另一個(gè)污染源,但由于食用昆蟲(chóng)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規定的衛生措施和廣泛的機械化(最大限度地減少了養殖人員與昆蟲(chóng)之間的接觸),這種危險性很低。即使食用昆蟲(chóng)被污染,后續的加工過(guò)程也能使新冠病毒失活。因此,根據目前的知識,食用昆蟲(chóng)作為新冠病毒傳播源的危害可以忽略不計。

 

譯者評注:

這篇文章從多角度分析了為什么食用昆蟲(chóng)不太可能促進(jìn)新冠病毒的傳播,解除了人們對食用昆蟲(chóng)傳播新冠病毒的疑慮,同時(shí)使人們了解食用昆蟲(chóng)的安全性,使食用昆蟲(chóng)被更多人所接受。


參考文獻

Dicke M., Eilenberg J., Falcao J. and van Oers M.M.. Edible insects unlikely to contribute to transmission of coronavirus SARS-CoV-2. Journal of Insects as Food and Feed. 2020, 6(4) 333-339.